夢見

夢界 - 劇情任務 - 2 - 偷偷愛著你

類別:★支線劇情
等級:d──普通級
名稱:「偷偷愛著你」。

劇情內容:
住在法希亞的方霖暗戀住在雷密威的兒時玩伴──卡蜜蕾,雖然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給卡蜜蕾卻遲遲不敢交給她……。

劇情提示:
方霖→
出現位置:法希亞、克耶爾、妃璃若的傳送站前。
外觀:擁有一頭水藍色頭髮的米特亞族少年,深黑色的眼眸、藍紫色的半透明蛟耳,帶著金框眼鏡、個性非常溫和,容易臉紅害羞。

卡蜜蕾→
出現位置:雷密威、卡蜜蕾的家。
外觀:俏麗的紅色短髮、清澈的水藍色雙眼,還有一對貝拉思特有的山羊角。個性活潑大方、喜歡研究科學。

Dear卡蜜蕾→
方霖構思很久才寫出的一封信,內容被封鎖沒辦法偷看……。

卡蜜蕾的回信→
卡蜜蕾看完方霖的信後寫的回信,究竟方霖能不能穫得卡蜜蕾的心呢……。

***

凌一早就在妃璃若的主要道路上閒晃,沒辦法,日子過的太悠哉,令她總想找些什麼事來做做。

「今早難得沒事,去拜訪一下朋友好了!」凌快速路過街道邊的商店,凌已悠閒卻快速的步伐晃到了傳送站前,想要去拜訪其他系的朋友。不巧,在傳送站的前面,擋了一個少年。

少年在傳送站前佇立許久,又自顧自小聲地碎碎唸著。一頭水藍色的亮眼頭髮散亂著,看的出來有遇到煩惱而抓亂的痕跡。深黑色的眼眸映出他的沉思,金框的眼鏡更加令人注意到他那藍紫色的半透明蛟耳。他絲毫沒發現凌正站在他面前。

凌很有耐心地等了一會兒,卻遲遲不見他離開,那名少年還是佇立在傳送站的入口,使得凌完全沒有辦法進入。凌不想打斷他的思考,但還是不得不開口。「請問,可以借過一下嗎?」那名少年抬頭,頓時整個臉漲紅。

「對不起!真的非常地對不起!」少年很有禮貌地趕緊讓開,並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沒關係......」這年頭還有這麼害羞可愛的孩子呀!真是容易臉紅,不禁讓凌的另一個人格──熙,想要捉弄他了。

「你叫什麼名字呀?......」凌,不,她的人格應該已經轉換成『熙』了。熙故意伸手挑起那名少年的下巴,用曖昧的語氣想看看這害羞的少年會有什麼反應。

瞬間,少年的臉紅得發燙,不僅脖子,連原本藍紫色的半透明蛟耳都微微泛紅,這少年真是害羞到家了。「我......我叫卡蜜蕾。」

「卡蜜蕾?還真是女性化的名字呢!......」熙偏著頭,喃喃自語著。

「啊!不!我是說......我叫方霖。」少年從發燙的神遊中清醒過來,連忙澄清方才的口誤。

凌又露出那標準的溫柔大姊姊般的笑容,別這樣玩弄單純的人呀!「你叫方霖?那......卡蜜蕾是誰?」凌還是不改她那好奇的本性,呃......那應該是『熙』的個性,什麼事都喜歡湊一腳。

「她......她......」好不容易稍稍退了點燒的臉又再度紅了起來,一講到『卡蜜蕾』三個字,方霖的臉是怎麼也不會退燒的。

熙看見這情況,已經猜到了一大半,又見到他的手上握著一封信,上面已經有很清楚的因為緊張煩惱,而被蹂躪過的痕跡。

「我好像沒有見過你,你應該不是妃璃若的人吧?」熙看他也答不出來了,便轉移了話題。「喔!不是的,我並不是這裡的居民,我只是要去送信,不巧跑到這兒來......」方霖很有禮貌地解釋著。「送信?給卡蜜蕾的呀?」熙不等方霖把話說完,又匆匆補上一句。果不其然,只要提到『卡蜜蕾』三個字,方林的臉永遠是燙的,米特亞族的人都這麼可愛嗎?

熙不用等他回答,答案早已經明明白白地寫在他的臉上。「卡蜜蕾應該也不是妃璃若的人吧?!」熙偏頭喃喃自語著,腦中正快速思索著妃璃若的居民名單。「呃......不是的,其實她是住在雷密威。」方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我......因為我不太了解傳送站,所以跑錯了位置。我已經去過了法希亞、克耶爾,妃璃若是第三個地方了。」方林不好意思地笑著。

「這樣啊!」熙倒是開始同情起他來。熙當然是不可能同情別人的,玩弄別人可是她的絕活,同情方霖的,當然是凌了。「我送你過去吧!」凌再次拿出她那人畜無害的招牌笑容。「我也很久沒有去雷密威了。雷密威的現任系長應該是......琉架大人吧?!」凌自顧自地喃喃自語著,她笑著拉起方霖的手,跨步進入了傳送站。

不一會兒,他們已經在雷密威了。憑著方霖的『兒時記憶』,他們找到了卡蜜蕾的家門口。『好啦!進去吧!』凌微笑拍了拍方霖的背,給他加油打氣。「可.....可是......我......我......」方霖已經開始結巴了,他口吃到了一種連一句話都講不完整的境界。

「真拿你沒辦法。」凌笑著嘆了一口氣。「你就在這裡等我吧!」凌接過方霖手上的信,便敲了敲大門。

『叩!叩!』凌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並沒有人出來應門,但她聽到屋內有人說話的聲音。「有人在嗎?」凌推開了門。

「嗯......接下來液體應該會變成紫紅色的......」一名少女正做著化學實驗。清澈的水藍色雙眼專注地盯著實驗物品,俏麗的紅色短髮掛在耳後,在她的頭上還有一對貝拉思族特有的山羊角。

「哦?原來是貝拉思族的女孩呀!......」凌笑著走向她。「你是卡蜜蕾對吧?方霖託我帶一封信給你......」卡蜜雷持續專注地做著她的實驗,完全沒有發現凌已經站在她的旁邊。

「卡蜜蕾!」凌拍了她的肩膀。卡蜜蕾嚇了一跳,依不小心,將試管中的液體全數倒入錐形瓶了。「啊!糟糕......」話還來不及說完,一場科學爆炸就這麼發生了。

「咳咳......」還好凌及時叫出了防護罩,出門記得帶手鐲果然是對的,但凌脖子上的水滴印記也開始隱隱作痛。「又要重新來了......」卡蜜蕾從地上坐起,抬頭望著凌。「大姊姊,你是哪裡蹦出來的呀?!」卡蜜蕾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我是來幫你送東西過來的。」凌拿出方霖給的那封信。「咦?是方霖耶!拖了那麼久,現在才寫信給我,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卡蜜蕾接過信,迫不及待地拆開來看。「我想......我先迴避一下好了。」凌說著往大門走去。

「大姊姊,等一下嘛!你幫我送東西來,我還沒招待妳呢!......大姊姊,妳叫什麼名字呀?」卡米蕾連忙把凌拖往餐桌,將她安置在位置上,意思似乎是要先喝完下午茶才可以回去。「我叫法......叫我凌就可以了。」出門在外,名字還是不要隨便說出來的好。

卡蜜蕾快速地讀完了信,將信放在桌上。「方霖真是的,那麼久沒寫信來,盡寫些無聊的東西。凌姊姊,妳要喝些什麼?」卡蜜蕾說著就往廚房準備東西去。「我不渴,不用麻煩了。卡蜜蕾,你不回信給他嗎?」

「他每次都寫得那麼瑣碎,我要怎麼回?不信的話凌姊姊我唸給你聽。」說著,卡蜜蕾拿起信大聲地唸道:「親愛的卡蜜蕾,好久不見了。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去那屬於我們的地方,我很想念妳,改天一起去好嗎?我家的......」接下來就是一連串什麼家裡的寵物發生什麼事,最近又做了什麼事的流水帳。「......所以囉!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們下次再一起去吧,那只屬於我們兩個的地方。最後,我要跟妳說,我真的很喜歡妳。」

卡蜜蕾一口氣唸完了整封信,嚴格說起來,只有最前面兩句和最後面兩句算得上是情書吧!不過,倒是也很明白地告白了。「真是......」卡蜜蕾嘆了口氣。「方霖真是的,每次都喜歡寫的跟作文一樣,明明就只是出去玩嘛!幹麻寫得這麼複雜......」卡蜜蕾將信收起來。

「妳......妳知道他想說什麼嗎?」凌有點詫異,不,詫異的應該是熙了。真正說起來,凌只負責臉部表情的微笑。「我知道呀!他說我們下一次還要一起出去玩,凌姊姊,妳要不要也一起來?」卡蜜蕾認真地看著熙,帶著點興奮又期待的語氣。「不......我不去了......」熙苦笑著,去破壞人家的約會總是不大好,只是卡蜜蕾八成也不覺得他們在約會就是了。

「好吧......」卡蜜蕾很失望。「卡蜜蕾,妳喜歡方霖嗎?他很喜歡妳呢!」熙帶點暗示的語氣問著。「當然呀!我跟方霖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呢!我當然喜歡他呀!」熙只差沒有昏倒,她無奈地說:「好好,妳趕快寫封信回他吧!我幫妳帶過去。」熙覺得她無奈到頭開始痛起來,她嘆了口氣。

只見卡蜜蕾趴在桌上,迅速地寫好了一封信。「那就拜託妳了。」卡蜜蕾將信交給了熙。「我知道。」熙揮了揮手,起身離開。「凌姊姊,喝杯茶再走吧!」卡蜜蕾抓著熙的手央求道。如果是凌,他一定會因為不懂得拒絕而留下來喝茶,甚至被留宿一晚再走。但是熙可沒那麼親切呀!「不了,我有事。」熙揮了揮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熙邪惡的笑著。「又多了一個失戀的人囉!......」熙喃喃自語著,將信交給了在門外苦候多時的方霖。

「謝謝妳。」方鄰接過了信,小心翼翼地展開,跟卡蜜蕾的個性完全不一樣。他專注地讀著,讀的時間甚至比卡蜜蕾還要久。「怪了......」熙心想剛剛卡蜜蕾應該沒寫幾句話,怎麼方霖看了那麼久還沒出聲,難道是因為難過而說不出話來嗎?

「方霖......你別太激動......」熙,不,溫柔的凌拍了拍方霖的背,想要安慰他。卻只見方霖的臉再次紅了起來,燙燙的,帶著不好意思的微笑。「她終於知道我的心意了......」方霖興奮地說。「真的非常謝謝妳!」方霖趕緊鞠躬。

「什麼?......」熙被搞的一頭霧水,卡蜜蕾已經夠遲鈍了,難道方霖也是遲鈍鬼一個嗎?「她在信上說下次當然會再一起出去玩,然後她也說她很喜歡我。」方霖不好意思地笑著。天啊!這兩個人......算了,一個遲鈍,一個會錯意,還真是天造地設呀!

熙無奈地搖了搖頭。「算了,這樣就好,沒事的話我走了。」熙嘆了口氣往傳送站的方向走去。「呃......我還沒請教妳的名字。」方霖望著熙的背影大聲呼喊。

熙停下腳步,轉身,凌的招牌笑容又掛在嘴邊了,好一個變臉的功夫呀!「叫我凌就可以了。」凌不急不徐地緩緩吐出這幾個字。說完,帶著微笑的凌往後退了一步。凌已經被傳送回妃璃若了,只留下方霖的聲音在雷密威回響:「謝謝妳......」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