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

歲月 - 仁愛路


帶著雨絲的風往臉上撲,自以為可以凍成蘋果肌。

發熱衣暖暖、圍巾是好夥伴,雙手躲在口袋裡不肯出來,
用平常1/4的速度走著、逛著,甚至是一個個磁磚的踩。

倘若阿信只有一個自強隧道的迷惑,
為何我的困惑沿著松壽路一路擴散到仁愛新生都無窮無盡?
後來乾脆什麼都不想,純粹讓眼睛習慣昏黃燈光與隆隆車聲。

一個半小時後,回到人聲嘈雜的世界,
彷彿剛剛的散步只是一場夢。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