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

台南人劇團 - Q&A II、全民大劇團 - 情人哏裡出西施

越來越濃縮的記錄。

--

我們總是忘記想憶起的事,卻記得想遺忘的記憶。

阿茲罕默症的爺爺把回憶寄託在小小的錄音機裡,
摔壞了,聲音沒了,回憶就消失了,
想記得,卻越來越記不清楚,怎麼不教人難過。

因外力失憶而想要找尋過去自己的旅人,找尋筆記本上的名字與地址,
每個片段都是驚人的過去,拼湊起來可能是無法接受的自己,
確定要回想起來嗎?有沒有可能忘記比較好?

--

歷史所記錄的就會是真實的樣子嗎?
所謂的壞人或許其實是善良的?
換個立場,或許仇恨就會煙消雲散,因為合情合理。

對事情,每個人有自己衡量的標準與權重,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當眼睛看不見時就會倚賴聲音,不要妄自菲薄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