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

小船

 有一種關係,雖然不是家人,

但對方卻知道妳的生活行程,

在妳忙碌到一個段落時候出現,陪伴妳,

然後把妳送去下一個忙碌的時段。


我一直以為學生時期才能有這樣的相處時間,

後來才懂得,很多時候只是一個選擇,

選擇把時間用在什麼地方、什麼人身上。


其實就是一座燈塔。


即使不看地圖和指南針,只要奔向光源,

無論何時,都會有溫暖(和食物)等著我們,

偶爾還可以巧遇共同停泊在港灣的夥伴們。


25-29歲,

在這段人生擁有較高自主性,

但還不需要肩負太多家庭責任的這段時間,

能有機會在台北交集,我們都很珍惜。


我以為長大之後已經習慣離別,

但一直到和港灣的小船們分享情緒,

才知道原來不說,也是一種不經意的逃避。


越是祝福,潛藏在笑容下的不捨就越是濃烈,

像是感冒似的,病毒在身體裡蔓延擴散,


每個人的症狀不同,

有人聊著聊著就噴淚,吸吸鼻子繼續做事,

有人一反常態,停下手邊工作成一灘爛泥,


我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來抵抗病毒,

感冒終究會好,但卻有點捨不得復原,

這是多難能可貴的一種病,

或許有些人終其一生還碰不到這樣的病毒。


燈塔遷移,

小船夥伴們依舊在小島四周努力工作著,

雖然各自航向不同的方向,

但總會記得小島上曾經映照出的,溫暖的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