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

吳曉樂 -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閱讀的時候總不小心掉入第一人稱的角度中,透過文字和故事,有些從沒發現的傷痕卻因此獲得了解答,每個人的故事那麼不同卻又如此相似,要在社會價值中保有自己又不去怪罪親近的人真的好難。


看的時候真的好疼。原來一直要到發疼的時候,才知道疼的地方原來有塊疤,不知道何時傷的,也不知何時結痂的。卻在被按到發疼的時候才注意到。


人生有好多苦與樂,其中有一種,卻是建築在很苦很苦的困境之後,很長很長的心結與誤解之後,和解時所綻放的細微的光芒。雖然不能稱之為樂,但對於遭受苦難的傷者,至少也是一種寬慰的結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