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

故事工廠 - 我們與惡的距離 劇場版

因為影視版已有個既定結局,

本沒有抱持太大的驚喜期待,

也默默提醒自己別把接收器開太強,

免得同理後自己的情緒很痛苦。


結果還是超出意料之外。


在劇院中身歷其境的感覺果然不一樣,

那些悲傷、憤怒和毛骨悚然,

以及因為公投,讓自己和輿論靠得很近,

近到可以同理,任何評論都以蝴蝶效應的方式,

影響著他人的生命。


當必須表達意見的時候,

每個選擇都是一種結果,

不選擇也是一種結果,

即使不選擇,也是一起承擔輿論的結果。


因為對談,突然開竅了,

很多時候我們對於新聞事件的「為什麼」,

往往得不到答案,


並不是回答者閃爍其詞,

而是社會本身的多元背景,

導致許多問題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


「思覺失調真的可以免死嗎?」


或許在不同的個案中,有不同的結果,

但真正的答案,或許的確是「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執行懲罰?」

為了公平嗎?如果每個人出生的背景不一樣,要求每個人公平合理嗎?

為了洩憤嗎?殺了另一個生命,被留下來的人真的就可以不生氣了嗎?

為了教化嗎?如果所有的人們都把死當作一種懲罰,那為什麼有人這麼想要得到懲罰?


那麼,下一個問題是否會變成,

我們是否可以再多做什麼,讓人們不那麼想要以死作為懲罰?

是否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能多一些?

是否讓需要幫助的人能夠找到足夠的資源?

是否當需要援手時能夠減少標籤導致的裹足不前?


想想自己能做什麼,在茫茫人海中渺小如我。


或許從今天開始,

以更多的提問聆聽代替責怪與批評,

友善面對與自己不相同的任何人,

尊重多元且沒有標準答案的生命與人生,

意識到金錢的消費也都代表著價值觀的認同,

不害怕做出每一個選擇。


雖然或許有生之年,

社會不一定會有可識別的明顯改變,

但或許,或許,或許在百年之後,


未來的生命們能夠以更精彩的各種樣貌,

為自己認同的價值付出,

更能與完全相反的價值觀友善溝通,

進而從交流中認識到從未瞭解過的世界。


#我們與惡的距離公投版

#每個選擇都是養成社會樣貌的養分

#將生命推向深淵的往往是自以為是的正義

#以提問和聆聽代替風涼話和責怪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