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時刻

練習 - 今天說了太多話,所以寫寫字

久違地拜訪住在台中的楠楠,

好像沒變,卻又哪裡更符合社會的期待了,

而對於人性的課題,反而看得更透徹了些。


聊天的話題總彷彿回到學生時期,無關工作、無關瑣碎的日常,

未經社會化的思考和價值觀,與社會框架的衝突和碰撞,

一邊反抗而又吸收著其養分所開出的花,曇花一現而又桀驁不馴。


女生應該如何?男生應該如何?

尚未被社會框架時的我們,對待他人明明是如此傾聽內心的聲音,

從什麼時候開始?需要用腦袋推算每一個行為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閱讀空氣、肢體語言、眼色。

我們把自己放入社會的框架中,對於他人的優越感行為都感到痛苦,

無論在何種人際關係當中,都不需要踐踏他人來彰顯自己的價值,不是嗎?


那些公主的驕傲啊,王子的拯救啊,

不就是一種社會的共業嗎?

熱門文章